专访王凯:想演一个复杂的反派
和五年前《琅琊榜》中的“耿直靖王”相比,这次王凯在《清平乐》中饰演的宋仁宗赵祯,内敛克制,大多通过表情、眼神等细微处,展现人物内心的波澜。可是王凯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却一直感叹,这个角色“太难了”。正在湖南卫视热播的《清平乐》渐入佳境,王凯、江疏影等主演对角色的准确拿捏让观众拍手称赞。但王凯并不满足,直言想演一些接地气的小人物,“也想演一个复杂的有发挥空间的反派的形象。但自己还得掂量掂量,你到底能不能够拿得起。所以看运气吧,如果运气好的话,我会考虑去演的。”演好宋仁宗的三字秘诀在过往的古装剧里,关于宋仁宗时期人情风貌的展现少之又少,他总是作为“绿叶”来衬托其他人。而这次王凯扮演的宋仁宗,没有骁勇帝王的形象,却通过表情、眼神等细微处,将他内心的波澜展现得淋漓尽致,克制而又不失丰满,让大家看到了一位有血有肉的君王形象。“不是少,现在影视作品上展示宋仁宗、描写宋朝盛世的戏一个都没有,有这么一个剧本十分难得。宋仁宗这个角色在过往的历史剧中存在感也不强,《清平乐》又是以宋仁宗的一生为线索来写的一个故事,无论是从角色还是从剧本上都是很难得的。”王凯坦言道。但深入角色后,王凯越发感受到宋仁宗看似平淡背后的艰辛,感叹角色“太难了”。“他在这种高高在上的皇帝与普通人之间的纠结,情与责任中的选择,真的是挺难的。对于宋仁宗来说,他基本上也没有家,他的家事也是国事。”所以王凯花了很多时间与导演讨论剧本人物,“最后把仁宗的人物理解定义在三个字上,第一个就是仁宗的‘仁’,第二个就是‘忍’,忍耐的忍,第三个就是‘人’。把这三点全部理清楚了之后,大概对于宋仁宗这个人物的基调心里就比较明朗了。”当然,需要大量的细节来丰满这三个字。“仁宗除了在上朝的时候是正襟危坐的,下了朝之后,不管是跟大臣议事还是在自己的福宁殿,他坐着的时候都不是很正的坐姿,或者是半斜着,或者是靠着的。”王凯给宋仁宗设计了一个小细节,“我希望宋仁宗除了上朝之外,他能够松下来,因为松下来之后才能变成一个人。他只有在上朝的时候是一个皇帝,他必须有威严在那儿,其他时候他能是个‘人’。”“每天都跟剧本作斗争”正在追剧的观众都注意到,《清平乐》的台词多且难,但王凯的处理非常合理,且有韵律感。“这个戏台词量大且难,很多都是古文。每天都跟剧本作斗争,看很多遍,杀青前一天还在对着剧本背台词。”王凯透露背台词没有别的好办法,只能前期做功课,多下点苦功夫。“背古文台词的诀窍就是多读多看。有不懂的古文就查字典,先领会了意思,然后再开始背诵,会顺利一些。”《清平乐》中,江疏影饰演的皇后曹丹姝为宋仁宗解决了后顾之忧,将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,但是两个人之间缺乏CP感,让观众耿耿于怀。对此,王凯认为:“他们俩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缺少沟通吧。古代人的交流方式比较含蓄,一开始的误会隔阂没有解释清楚,加上两个人都比较好面子,有傲气。但是你说这两个人不是真爱吗?那为什么宋仁宗有什么事情到了后宫马上跟皇后讲?他们还是比较了解彼此的。”长帽翅给拍摄现场增加了欢乐当然,剧中也有不少有趣的故事。比如宋代朝服帽子上长长的帽翅,也是上了热搜的。“这个长帽翅在现场给我们增加了不少麻烦。有时候进入拍摄场地会因为帽翅太长被门挡住。 ”王凯分享了一个片场的搞笑瞬间,“有一场戏,是仁宗跟大臣们在一个小房间议事,仁宗要赤脚披发往外跑,大臣们戴着帽子出门去追。古代屋子门口都有屏风挡着,进出屋子是走两边的,两边很窄,大臣们的长帽翅不能正面直接通过,只能小心翼翼的侧着身子走过去。好些个长帽翅的大臣排着队出门的样子真的太逗了,当天的片场特别欢乐。”跟观众一样“忙”在王凯看来,剧中宋仁宗面临的问题,每个现代人都会在社会上遇到。“比如,工作和生活遇到不可调和的问题的时候怎么选择?类似的这种,其实都跟仁宗的问题有相通的关系。”也有人好奇,剧中的宋仁宗是个女儿奴,可王凯还不是一位父亲。“之前在《大江大河》里也演过父亲,进入角色里自然而然就有了父亲的心情。有一场戏是仁宗看到皇后和小徽柔在放莺儿,扮演小徽柔的小演员年纪很小,说台词也不太能说的清楚,我们对戏的时候就听着她认真的,奶声奶气的说着台词,特别可爱。”除了《清平乐》之外,王凯近期还有一部作品《猎狐》正在播出。他笑称,自己跟观众一样“忙”,每天要追两部剧。谈到挑选作品的标准,王凯表示,自己没有什么固定标准,“剧本质量好的,无论是古装剧还是现代戏,自己没尝试过的内容都会考虑。”在未来,王凯期待能演一些接地气的小人物,“也想演一个复杂的有发挥空间的反派的形象。但自己还得掂量掂量,你到底能不能够拿得起。所以看运气吧,如果运气好的话,我会考虑去演的。”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图据湖南卫视编辑 李洁(本文来自红星新闻APP,请至各大应用市场下载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